險(八重櫻x卡蓮)

食用前需知:(由下而上)

→更多的是突如其來吧

→在等1.9版更新時看到卡蓮的劇情CG想到

 

 

一睜眼,就是從上而下揮來的鐮刀。

彎身滑步後退,借殘影擾亂視線之時一閃拨刀,消散在空中。

「這個、到底是什麼回事?」

遠處密密麻麻的紅黑交錯,中間夾雜一些粉與白的身軀,這過於龐大的陣容令被突然交換身體的八重櫻理不清思維。

右方傳來強勁的風勢,微微退後一步,才發現滑倒在地面上的是穿著紅黑白現代裝甲的卡蓮。

「卡蓮?你怎麼在這裡?…」

背後傳來弓箭破風之聲,反射地向旁邊閃過。

「呀,櫻…你總算醒過來了…咳咳…」

環視一周,看上去只有她和卡蓮在,回手一刀把想偷襲的死士砍於劍下,雙手微微高舉於頭頂,劍尖向下,面對發現她們的死士軍團。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解決敵人,回來再說。」

 

反手納刃,背後只遺留滿地武器說明剛剛的戰況。

「卡蓮,沒事吧?」

回復氣力靠坐在石柱上的卡蓮搖搖手。

「任務中途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分散了我們,琪亞娜邊走邊找,撐了好久才讓我出來。感覺我的運氣也不差,走不遠就發現芽衣,雖然都是和琪亞娜一樣的狀態,見到我的一剎那就暈過去了,然後平常很快就會出現的你竟然好一會都沒見到,為了守著你只好又打起來,看上去打太大聲了,吸引了附近的一齊聚過來,好久沒打得這麼爽快了,雖然不是拿著猶大…」

思考了一會,續道。

「清理完後直覺告訴我,這附近應該有一個很強大的崩壞源,但走到附近之後竟然又消失不見,於是打算回來時發現自己被包圍,擔心起來就直接突圍出來。在過來的中途沒留意到背後,差點被偷襲,然後就是剛才的事了。」

「嗯…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分散了,你找到了暈倒的芽衣,因為不熟悉周圍的環境所以只守著在旁邊,但感覺到崩壞源所以想去解決卻沒找到,回來時被發現差點被偷襲成功,對嗎?」

「總括來說是沒錯啦…」

被澈紫的眼眸盯得不自在轉開眼,身體卻被抱入對方懷中,緊繃的肩膀微微放鬆,拍拍背,示意自己沒事。

「走吧,要去找其他人了。」

「嗯…」

鬆開手讓櫻站好後,打算撐起身子時,一節白晢的手心在眼前出現,抬起頭,只見被髪絲遮擋的臉頰,但卻掩蓋不到泛紅的耳朵。

「謝謝你,櫻。」

「……沒什麼。」

 

「感覺,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呀。」

一刀把弓手死士送回老家後,櫻終於說出這一小時來第一句話。

「但是,一直在接近崩壞源不是嗎?」

用槍托打飛不知道什麼時候閃出來的死士,卡蓮有氣沒力回了一句。

「累了嗎?你可以先去休息,我來解決。」

把架在頭上幾把刀推開一下橫掃,見著它們都化為黑灰後,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沒累…就是、餓了而已…」

「……回到休伯利安我給你做幾個特大飯團。」

「果然櫻是最好了!!」

完全不顧她們身在何處就一下飛撲向櫻的懷中,一下站不住的櫻被卡蓮撲倒了。

不幸地,她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小斜坡,這一撲把她們由頂部滾下去,反應過來的櫻拼命把卡蓮護在懷中,「嗯!…」這一聲被壓下的哼聲也逃不過卡蓮的耳朵。

「櫻!!」

滾了不知道多久,總算停下來後卡蓮第一時間想撐起身檢查不顧自己的傻瓜,卻被強硬地抱著動不了。

「別動…」

「別鬧了!我要看看你傷到哪了!」

「卡蓮…」

落在耳邊、尚未聽到過的柔弱聲線把卡蓮仍在想脫出懷抱的動作打斷。

「很痛嗎?抱歉…令你傷勢加重了…」

垂下頭,不安地繞著指尖,一動不動地窩在溫暖的懷中,口中吐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同一雙柔軟的唇瓣所堵。

唇瓣互相的貼合、含舔,把卡蓮的情緒平復後,再纏綿好一會兒才分離。

 

「我沒事,卡蓮你過於擔心了。」

揉揉頭,兩人才站起來環視周圍的環境,發現上方雖充滿死士等崩壞產物,但在下坡下、即她們身處的位置卻一個生物也不存在,很明顯地這就是源頭的中心點了。

「奇怪……怎麼來了這反而感覺不到剛才強烈的能量了?」

轉頭和櫻說話,用槍柄把擋在面前的樹枝撥開後,卻沒聽到櫻的那句『卡蓮小心前面!』,迎頭撞上被茂密樹枝擋住看不到的樹幹,『砰!』一聲下一秒,卡蓮已經蹲下按著額頭,痛得說不出話。

八重櫻強忍著笑意走上察看卡蓮的傷勢,卻被淚眼汪汪的卡蓮再次擊倒,原本安份地權個安慰的親吻由額頭落到嘴唇,一下又一下地,直到被靈魂空間的兩人產生波動才驚醒。

「嗯…我們都是快些找到源頭出來吧。」

臉頰染上和自身髮絲一樣粉紅的她,稍微快步交換了位置,留下卡蓮一人在身後喊著『等等我!~』這些話一邊追在身旁。

 

「看來就是這個了…」

空曠的地上只有一棵樹,樹洞中有一個人,周圍的崩壞能不絕地湧向樹中心。

櫻眉頭微微地皺起,不適感上湧,不自覺地退後了幾步,被卡蓮牢牢地捉緊手心。

「放心,我去去就來。」

堅定的眼神令櫻只可以壓下心頭中的不安,緊緊回握一下目送卡蓮接近人影。

壓低腳步,放輕呼吸,盡量不令樹中人醒過來,漸漸靠近後漸加清晰的輪廓令卡蓮不禁低呼了一聲。

「卡蓮?」

背後的低喊令卡蓬揮揮手,示意沒事後再度步近後,站在前面正視那身軀。

不知道怎回事,卡蓮看了一會,直接伸手抱起那人,嚇得櫻握緊了刀柄生怕最重要的人會發生什麼事,不料卡蓮這一抱卻令崩壞能不再湧入,示意櫻靠近一看,連櫻都不禁低呼一句。

「怎麼辦?…」

「這個……帶回去休伯利安檢查一下或者可以知道什麼?」

「看樣子只有這樣做呢…」

 

三個月後…

 

「爸爸!這個是什麼?」

一個面貌酷似身後兩名女性的女孩,一頭淡粉的髮色,一雙淺蒼藍寶石的眸子,正好奇地在商場門口左看右望,時而好奇地靠近觀看,時而又跑回兩人身邊緊緊地抱著。

「礫(reki),你答應了我什麼的?」

少見的白髮女性捏了捏少女的鼻子,提醒少女出門前的約定。

「嗚……不會到處亂走,會跟緊你們…」

「嗯,還記得呢,但你剛剛有沒有遵守呢?」

「嗚…」

在一旁看著的櫻髮女性微笑搖搖頭,一把抱起滿面不高興的女孩,另一隻手牽起白髮女性的手。

「好了,難得第一次出來,就借這個機會玩玩吧,礫都想好好的玩一次吧?」

「想玩!!」興奮地舉起雙手,被輕輕壓下免得造成意外。

「那就乖乖地聽我和爸爸的話才行哦?」

「嗯!」

 

三個月前帶回去休伯利安上的女孩,是律者,但是是沒覺醒的律者,如憑空出現一樣,所有知識都不在她的腦海中,學懂喊人的第一句就指著卡蓮大喊爸爸,在旁邊圍觀教學的幾位忍不住地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羞得卡蓮窩在櫻懷中不肯出來。

今日是她和她們生活了三個月後第一次出門,兩人都不想多加阻止興奮的小女孩,帶她走了幾間想行的店後和她約定了幾件事就讓她在視線內自由活動。

「呼…」

聽到身旁人一聲低低的嘆氣,櫻摸摸頭安慰道。

「很累嗎?」

「嗯,有些…櫻你怎麼都不累的樣子呀?」

順著肩上的力道靠在肩膀,好奇地問沒有一絲疲倦的櫻。

「可能我以前都陪凜玩吧,所以習慣了。」

先休息會吧,等礫回來時我會喊醒你的。

嗯……

閉上眼,在小孩子遊樂的歡笑聲慢慢睡著。

 

「媽媽!!」

「噓…爸爸很累睡著了,礫玩得開心嗎?」

「(用力點頭)」

「那,我們回去吧?太陽都快下山了。」

「嗯~~」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