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告日,諸事皆宜(芽衣x琪亞娜)

世界每日都在轉動,正如你和我一樣,也不會一成不變。


在鬧鐘響起前的一刻,一隻手把擾人清夢的鈴聲按下,搖了搖窩在自己肩膀中不願起床的人兒。

「要起床準備了哦?這個是你的大日子,可不能讓人等太久呀。」

「嗯……想睡……」蹭了蹭柔軟的手臂,又再打算陷入昏睡中的打算被不能呼吸的危險踢走。

「不、不能呼吸了!快放手!」

「那你快些起床我就放手。」

「好好好、我起床了,快放手,不能呼吸了!」

搖搖頭,把捏著鼻子的手放開後,催促著她快快去梳洗,自己則先去準備早餐。


「洗好面了!做了什麼早餐嗎?」...

  2018-09-18 0 5
 

疤痕(琪芽娜x芽衣)

「這道疤痕,還在你身上呢…」

「呼唉!?」


背部被指尖撫上,突如其來的觸碰嚇得坐在矮椅上洗髮的琪亞娜伸直了背部。

「芽衣,我正在洗頭的!」

「我知道呀,你就繼續洗,不阻你的。」

感覺到一雙手臂抱在腰間,背部有兩團軟軟的靠上,整個人被圈在身後人之中,頭上的泡沫阻擋著視線,只能用觸感感受著身軀被她所包圍。


「芽衣…別…碰…」

「沒碰,在親而已。」

由左邊蝴蝶骨開始落下的輕吻,沿著那一道已經淡去、但依然令人惋惜的一道疤痕親下,一直落到右邊腰窩,每一下都注入自己的心意。

「……芽衣?」

還沒洗去泡沫只能閉著眼的琪亞娜,突然間被落在背上...

  2018-09-18 0 4
 

守(卡蓮x八重櫻)

閱讀前需知:(由下至上)

→對我來說,她們只是普通的少女而已。

→背景建在『櫻色輪迴』之上

→OOC有

→我才不告訴你這個是我快截止兩小時才決定寫的產物


「呼…」

由河中冒出換氣,薄薄的白衣順貼在身上,未待及取來岸邊的毛巾,背脊已經被柔軟的身軀貼上。

「卡、卡蓮?!」

背後的人沒有回應,只是更加貼近名為八重櫻的巫女。

「怎麼了?」

覆上在腰間的手,櫻放鬆身體靠在身後的人。

「…發了一個你離開我的夢了。」

收緊的手臂,顯示主人的心情。

「但我現在就在這裡呀,卡蓮。你可以觸碰到我,我也可以觸碰你,我們是真真正正的活著的呀。」

把窩在身後的...

  2018-09-18 0 7
 

再會(八重櫻x卡蓮)

食用前需知:(由下至上)
→沒頭沒腦、個人設定
→隨意向、半對話流
→OOC有

吧嗒吧嗒吧嗒(跑步聲)

???:哈、哈、哈、哈……

???:你不用這麼急也行的。

???:我知道,但是、抱歉…

???:沒關係。畢竟本來就沒有想過會有再見的一日,卻就忽然間聽到這消息,換作是我都應該會這樣的。

???:我現在都是有點在夢中的感覺…

???:但你現在正在跑著呢。

???:哈哈,也是呢。

???:前邊轉右,直跑會去了主艦橋的。

???:呀、唔…還是不太適應這複雜的道路呀…

???:但是之後不是由你帶領她到處走一下嗎??

???:……由我嗎?

???:不是由你嗎?

???:……

???:你在擔心?

???:…說沒有什麼的,怎都不可能吧?

???...

  2018-09-18 0 3
 

啾。(八重櫻生賀)

0.

「你喜歡我嗎?」


1.

「我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把卡蓮還在換彈夾的手一鬆,啪的一聲落在地上。

「……琪亞娜你怎麼了?」

沒好氣地彎下身撿起還沒裝好的彈夾,回復到不久前面對眾多死士依然遊刃有餘的她。

見到和她一樣白髮的她喊完這一句後又回到當初沒充氣一般的樣子,稍微看了一眼時間,還有些空閒,於是化做知心大姐姐地坐在旁邊,開口問:「怎麼啦?突然這樣大喊,還沒和芽衣說出心意?」

「祖先你不都沒有和八重櫻前輩說……」悶悶不樂的琪亞娜幽幽地說了之前會令卡蓮慌張不已的話。

不料卡蓮只是眨了眨眼,說出令琪亞娜張大嘴巴的話。

「我和櫻告白了哦。」...


  2018-09-18 0 4
 

卡蓮之死

今日,卡蓮她死了。


八重櫻由艦長寒夜霜聽到這句話時,只是點了點頭,一言不發地回到房間中。
眾人很擔心,但也什麼辦法。


畢竟,可以進入她心中的人,已經離開了。


翌日,八重櫻如常地外出執行任務。
和她拍檔的布洛妮婭一一幫她擋下在背後偷襲的敵人,整場戰鬥很快地結束了。
她們站在戰場上相對無言,最後八重櫻輕輕的抱了一下因為實驗而被燒毀了大腦情感回路的少女。


第二日,被無量塔姬子拉了出去酒吧。
攔不住一嘗就停不下的八重櫻,姬子只好無奈地扶起已經睡著的八重櫻,一步步地走向宿舍。
中途遇到出任務歸來的符華,兩人一言不發地合力把八重櫻扶回床上,符華望向姬子,她搖搖

  2018-09-18 0 4
 

NAG活動文

0.

「你有沒有見過四點的星星?」


1.

難得可以由戰場上得到休假,又難得地所有人的休假都排在一齊,又剛好遇上暑期,休伯利安上的女武神們都決定借這個機會好好在學園附近的滄海市玩上一頓。

她們說好了最後幾天會一齊玩,而現在的時間則自由支配,我在她們之間各處遊走,看到她們不同一面:有想為喜歡的人做上一次蛋包飯;有人為了之後的而成為了實習生,卻意外地當了主唱;有人藉由被催眠,當了一次魔法少女;也有人不忘本職,當著義警;有人為了喜歡的玩具,而為它做出一個遊戲;有人玩樂中也不忘修練,雖然修練的方式有些奇怪;餘下的兩個嘛,太閃了,我根本看不清她們做過了什麼。

總而言之,我在這個暑...

  2018-09-18 0 2
 

她死於我離開了那年冬天(八重櫻x卡蓮)

我一定是不懂寫情書的人。

梗借於此


0.

她死於我離開了那年冬天。


1.

當我收到這個信息的時候,八重櫻已經被燒成粉末,灑入海洋之中。

這個是一直陪伴著她走過最後一程的德麗莎說給我聽的。

她雙眼通紅,滿面憤怒,卻不得不完成已逝之人的遺願。

甫一見面,毫不留情的一巴打在我臉上,連同行的姬子也攔不住,只好死命抱著依然拼命想打我的小人兒,目光中的一絲似有憤怒、似有無奈、似有不忍。

死命掙扎得失去體力的人兒,喘著大氣,把一封信丟在地上,『你這個無情人,櫻為了你擋下一切,你卻讓她連可以休息的擁抱也失去,直到最後一刻,櫻她也!……』

說到憤怒之處的德麗莎再次被姬子抱緊免...

  2018-09-18 0 4
 

險(八重櫻x卡蓮)

食用前需知:(由下而上)

→更多的是突如其來吧

→在等1.9版更新時看到卡蓮的劇情CG想到


一睜眼,就是從上而下揮來的鐮刀。

彎身滑步後退,借殘影擾亂視線之時一閃拨刀,消散在空中。

「這個、到底是什麼回事?」

遠處密密麻麻的紅黑交錯,中間夾雜一些粉與白的身軀,這過於龐大的陣容令被突然交換身體的八重櫻理不清思維。

右方傳來強勁的風勢,微微退後一步,才發現滑倒在地面上的是穿著紅黑白現代裝甲的卡蓮。

「卡蓮?你怎麼在這裡?…」

背後傳來弓箭破風之聲,反射地向旁邊閃過。

「呀,櫻…你總算醒過來了…咳咳…」

環視一周,看上去只有她和卡蓮在,回手一刀把...

  2018-09-18 0 3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