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的偷偷的(八重櫻X卡蓮X八重櫻)

Komitaki大是櫻蓮神(Pixiv)(R注意)

初次見面時,你站在花叢中,手上捧著一束花,鼻尖靠近花芯,似是在輕嗅花兒的芬芳。

明明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動作,但在我眼中卻是染上一絲情色的畫面--或許,我在那一刻,注視你的目光中,早就混入了色慾在內。

再次見面時,我被老師請出,站在台上自我介紹,穿過重重的視線,課室那一抹的白色再度拉走我的心神,想不到我們會在同一班中呢,接下來的時間,請多多指教。

作為交換生,每年都會受到別人的注目,畢竟是由不同地方而來,人總會對和自己不常見的有著好奇心,我坐在位置上,一一耐心地回答不同的問題,想像另一位和我一樣以交換生身份來到這個學園的同伴會不會都在經歷一樣的事時,你離開層層的人群堆,離開了課室。

不好意思,我接下來還有事。

這句話令我成功由人群中脫離,慢悠悠地走過你所走過的通道,來到一個密不透風的偏僻課室。

你站在乾淨得和周圍已經封塵的布上形成對比的桌子前,聽到腳步聲後回過身,明亮的雙目即使在只有陽光所能照射的部分外依然如藍天一樣如此清澈,不過,很快就會因我而染上霧氣了吧。

我輕輕地笑了,你卻皺起眉,手稍微急切地拉過我的衣領,把我拉向你的唇瓣間交纏起來。

舌尖互相的爭奪著僅有的空間,相纏間把我們的距離拉近,你環在我的頸項上的手臂緊緊地捉實,像怕自己所見所碰都是虛假。我回抱在你腰間的手掌柔柔地滑過,以證明我是真正在此。

你的手臂終於放鬆起來,更加自然地接受兩人間的觸碰,指尖在腰間滑過,你本和我纏繞的舌頭退開,低低的喘息起來,我輕輕咬了一口下顎後,把你扶上桌子上,鼻尖蹭過在相吻間被我解開的上衣而露出的圓潤,拉下承擔它們的布料後,溫柔地把立於山頂上的紅莓含入口腔之中,舌尖一圈圈地由外到內地打轉、一挑,抱在頸上的手突然一緊,深深地埋入髮間,把聲音壓下。

你染上紅暈的臉龐深深地把我誘惑,重回唇間的交纏之聲,來不及脫下包覆花朵的布料,只由邊緣推開,入手的濕潤說明已經無須再多的前戲,我起了玩心,指尖把由水簾洞流出的水抹在上方的珠兒上,被堵在口中的低喘加重,卻知道不能離開,於是更加地緊緊相纏,祈求著足以令雙方一瞬間斷開理智的嗓音壓下。

沒關上的門外遠遠傳來陣陣的人聲,你身體一僵,開始掙扎想脫離我的掌心,只是輕輕一按,你就再度軟下身子,無力地依靠著我,我把你的腳拉起,身子貼近桌邊,借著黑暗把我的身體擋住,你連連搖頭,我卻不依地再把指尖靠近,嚇得你連忙再度把唇堵住,這時我的指尖也滑入洞中,緩緩動起來,細微的水聲和門外的人聲愈發令你的通道收緊,寸步難行。

隨腳步漸近,呼吸重重地打在臉頰上,終於在門外傳來極近的對話時你拉近我的頸項,把一切都堵在唇舌間。我這一刻感覺我們所在的地方被人掃視,隨即離開,心中暗暗的感謝我的同伴起來,畢竟我聽到她的聲線,發現了也沒有揭發,即使之後可能會被她用來作小把柄戲謔,也比不上我眼前的你重要。

我把吻落在仍然喘息中的你額上,被狠狠地回咬一口在唇瓣上,笑了笑,再度地吻上,延續未完的情事。

笨蛋,你要幫我重新弄好頭髮。

好~~我有弄你喜歡的飯團哦,要吃嗎?

……要。

卡蓮。

嗯?

我來了,就不會再走了。

嗯。

呀,不過我這是用交換生身份過來的……但你相信我,一定很快會回來了!

嗯,我相信你。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