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稿

很久(?)之前寫的崩崩崩同人

有些想重寫

但又不知道怎重寫

就看看好了

文很長

注意




『你為什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我…我不知道」

 

『是嗎…』

 

『那,你要來我這裡嗎?』

 

「『這裡』是指?…」

 

『聖芙蕾雅學園。』

 

「聖芙蕾雅…學園?」

 

『對,聖芙蕾雅學園。』

 

「但是、我這樣不明來歷的人,可以嗎?」

 

『沒關係的,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在這裡出現的意義和理由,有和你一樣失去了以往記憶的人,有著危險力量而且現在還未能完全控制的人,有因為過往的決定而失去許多的人,也有因為失去一切而成為現在所見的人。』

 

『即使這樣,她們依然努力生存下去,你也許也會成為她們的一人,亦有可能變成帶領她們的人。』

 

『你想試試嗎?和她們一齊努力,在這個世界尋找未知的未來。』

 

「……」

 

「好,我願意去聖芙蕾雅學園。」

 

「反正,我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嗯,那就這樣決定吧。』

 

『我叫德麗莎‧阿波卡利斯,是聖芙蕾雅學園學園長。』

 

『我代表聖芙蕾雅歡迎你的到來。』

 

『你叫什麼名字呢?』

 

「……」

 

「寒衣茶」





序章  聖芙蕾雅學園

 

聖芙蕾雅學園極東支部──所屬叫天命的組織,是世界各個分部的其中之一。為了對抗名為『崩壞』的非自然力量,在極東地區及其周邊地區挑選對有崩壞抗體的女武神適格者,進行一系列相關女武神強化訓練,培養成為能夠和崩壞互相抗衡的戰士。

 

「但是在這裡,並不是單單的進行著和作戰有關的訓練。在作戰課程以外,有著更多和外面學校一樣的專業課程,歷史、音樂、美術,甚至連在外面都極為少見的課程也有。在這裡的女武神雖然是背負極大的負責,但也和在外的學園生活並沒差異,有的只是多了『戰鬥訓練』這一個聽起來和女性無緣的詞語。」

 

在前方介紹著的人,是在廢墟中把我救出來並帶我進入聖芙蕾雅學園的天命極東支部指揮官、聖芙蕾雅學園學園長──德麗莎‧阿波卡利斯。

 

我叫寒衣茶,是被眼前的人在一個廢墟中所救起的人。我沒有任何的記憶,甚至連名字都是在腦海中突然浮起,順口而出。

 

「……茶、衣茶!」

 

「是!」

 

本在前方帶領著我的學園長停下了腳步,淺藍色的眸通過仰視對上眼,一四五的身高比不上一米六的我,但眼中的意志我卻是完全的比不上。

 

「抱歉,連休息時間也沒有就帶你來學園,你會失神也是我的失誤。」輕嘆一口氣。

 

「不、不會,肯帶我來這裡我才要感謝學園長。」慌忙搖頭,否定對方的說法。

 

對於我的回答,學園長只是一直看著我的眼,看得我不敢直視卻又不能轉開,直到好一會兒才轉回前方,此刻我才在後方偷喘一口氣。

 

「接下來帶你去見一下你接下來的夥伴。」

 

聽到這一句,我還在偷喘著的動作停了下來,她也知曉般微微回過頭。

 

「夥、夥伴?」

 

「對,或許是你接下來的人生都會與其連繫起來的夥伴。」只是留下這一句話,就直直向前走,留下我在想那一句的意思。

 

「別呆在那兒了,快跟上。」突然旁邊出現一個比我高的女人推著我跟上學園長的腳步。

 

「請、請問你是?」我小心翼翼地詢問。

 

烈焰般的女性──這是我第一眼對她的印象。

 

「你早晚會知道的。」

 

明明是這麼小的人兒,步伐卻如此迅速,跟在我身後的女人信步而行,絲毫不受學園長的速度影響,只有我,追得氣喘如牛。

 

「到了。」

 

突如其來的停步令我差點撞上學園長,後方紅髮的女人微微伸手拉了我一把,身子立馬穩住。

 

「!」很有氣力…

 

把剛剛的事放在一旁,眼前的木門平平無奇,上方掛著小牌:『女武神第五小隊』。

 

「那個、」

 

「進去吧。」

 

又一次被截了話題,未待我細想,木門已被推開。

 

映入眼中的是一間約一百平方米的房間,入門後左手邊主要是書櫃,右邊是…遊戲機?空房間中央放了小茶几,兩旁有半圓形沙發,重點是,桌上已經放了六個茶杯加上一些餅乾,但是房間中卻毫無人影。

 

「她們又跑到哪去了…」

 

學園長一邊說著,一邊駕輕就熟地撥開書櫃…

 

!?

 

等等!原來那個書櫃是布來的呀!?為什麼要弄到這麼逼真!?有什麼用途嗎!?

 

腦袋中對現在的情況一片混亂,肩膀被拍了拍,推了進去。

 

「別擋著門口,入去後關上門別吵到其他人。」

 

「哦…哦」

 

手上動作繼續,關好門轉身的一刻,眼前多了兩個放大的臉。

 

「呀!!!」

 

身子不由自主地退後,卻忘了背後是自己親手關上的門,腦袋砰──的一聲撞上。

 

「好痛!…」

 

按上撞到的地方前,已經先有一雙溫熱的手率先撫上痛處,同時一道溫婉的聲線在耳邊傳來。

 

「抱歉!琪亞娜和布洛妮婭她們害你撞到,我替她們向你致歉。沒事吧?」

 

對上紫羅蘭雙目的瞬間,我拍開了她放在頭上的手,『啪-』的一聲在房間中特別響亮,她身後的兩人也瞬間亮出武器:兩把手槍、一個憑空浮起的機械人,閃到我的兩旁指著我的腦袋,用著氣憤的眼神盯著我,好像還混雜了一點對紫羅蘭的關心在其中。

 

還未想到當中關係,恐懼感已經由背脊爬遍全身,直達腦部。

 

她們手上的武器我並不懼怕,懼怕的反而是──

 

「琪亞娜!布洛妮婭!」

 

長髮及腰的女孩已經喝止了她們。

 

白髮女生輕嘖一聲,以看不清的速度把手槍一收,旁邊銀髮小女孩也一揮手,機械隨之不見。

 

「抱歉…呀,你自己站得、」

 

長髮女孩本想打算扶我起來,卻好像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手微微一縮。

 

手搭在對方手上,阻止她的動作。

 

「不,我這邊才要抱歉,剛剛這樣對你。」

 

借力站了起來,目光越過對方肩邊,對上已經坐在沙發上的兩人。

 

兩人的眼睛都流露一些稱讚,更有少許安心感。

 

「這個是什麼回事?」我問。

 

「先坐下吧,慢慢再介紹也不遲。」

 

修女服的人兒把冒出輕煙的茶杯靠近唇,輕嚐一口,沒有打算回答我的提問。

 

「對對,先坐下,芽衣泡的茶可好喝呢~」

 

張揚的紅髮配上其嘴角的笑意,對泡茶的人手勢可真極其滿意。

 

「姬子姐太過獎了,只是普通的茶葉而已,可沒有這麼誇張呢。」

 

身旁女孩謙虛地回應,同時推著其餘兩人去另一邊的沙發。

 

剛剛扶我起來的人叫芽衣,而紅髮女子則是叫姬子嗎?

 

心裡默默記下,餘下的坐位在學園長左邊,越過她們身後,來到唯一的位置上,和對面三人坐著對上眼。

 

「放鬆點,我不是叫你們來打架的。」

 

依然在茶香環繞中的學園長輕笑出聲,放下茶杯。

 

「……」

 

我依然不明白,學園長到底到底有何用意,只好默默看著眼前平靜的水面。

 

對面的白髮女孩卻氣呼呼地說道。

 

「這個人對芽衣的好心這樣回應,我怎可能不生氣呀!要不是芽衣攔著,我早就一槍-」

 

「琪亞娜。」

 

又一次地被長髮女孩所打斷,氣沖沖地把餘下的話吞下肚。

 

「呼呼呼,你們可以交流得這麼好,不愧我特地她帶過來和你們見面。」

 

看著我們的互動,學園長在旁邊一直竊笑。

 

「哪裡看到我們交流得好了?!」

 

白髮女孩依然氣在心頭,沒留意發言的人是誰就回答,果不其言地收到旁邊女孩的眼神,又再一次靜下來。

 

「好啦,都靜下來聽學園長的話。」

 

喝著茶看她們打鬧的女人,打斷還想繼續下去的鬧劇。

 

「咳,被琪亞娜這樣一打斷,差點忘了正事。」

 

身旁的人總算能說正事,我也借機把桌上的茶杯拿起品嚐。

 

嗯,的確很香,放下時不小心對上沖泡這茶的人的眼神,對方微微一笑,我也只好點點頭回應。

 

「這位是寒衣茶,接下來就是這第五小隊的其中一員。」

 

「嗯!?等等──」

 

「你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寒衣茶。」

 

一直只是稱呼名字,這一刻卻連名連姓,令我難以開口。

 

「雖然在剛才可能你都知道她們的姓名,但都要正式的介紹一次的。」

 

「我旁邊的紅髮是無量塔姬子,少佐,現任A級女武神,第五小隊的隊長。」

 

「多多指教~」無量塔笑著的打了招呼。

 

指尖指向白髮少女。

 

「琪亞娜‧卡斯蘭娜,聖芙蕾雅的學生,現任B級女武神,也是我的姪女哦。」

 

「哼!」

 

對我伸出去的手不屑一顧,紫髮女生立馬和我握手,自我介紹起來。

 

「我叫雷電芽衣,和琪亞娜一樣是聖芙蕾雅的學生,也是B級女武神,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指尖很熱,和眼中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我旁邊的是布洛妮婭‧扎伊切克,和我們一樣是學生,同為B級女武神。」

 

扎伊切克輕輕點過頭當作打過招呼。

 

「這樣介紹完畢了,衣茶,你和她們一樣,會住在姬子的家中,由姬子作你的監護人,基本上有什麼問題和她說就可以了。」

 

低頭想了一下,補充一句。

 

「當然,如果經常找不到她的話,來找我也可以的。畢竟找不到她已經是常態了。」

 

面對這個說法,無量塔只能乾笑回應。

 

對這個決定,雷電和扎伊切克也沒有反對,最大反對者當然是卡斯蘭娜。

 

「為什麼這來歷不明的傢伙要和我們住在一起?!先不論剛才的事,這傢伙怎看都不是女武神吧?為什麼會來到聖芙蕾雅?」

 

「她的確不是女武神,來聖芙蕾雅也有原因在其中,能說的只有這麼多。」

 

無量塔回答了卡斯蘭娜的問題,配上一副無可奉告的表情,令她更加氣憤。

 

「姬子!!」

 

「琪亞娜大笨蛋,很吵。」目無表面的少女吐出了令銀髮少女更加生氣的話,兩人在旁邊直接吵起來,無視雷電的勸說。

 

「哈哈,她們就是這樣,習慣就好了。」

 

把餘下的茶一口喝下,無量塔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接下來,多多指教了,衣茶。」

 

「呀、是,多多指教,無量塔少佐。」

 

對著我的稱呼感到不滿般地皺起眉,「直接叫我姬子就好,『無量塔少佐』這稱呼我不習慣。」

 

期待滿滿地望著我。

 

「……多多指教,姬子。」

 

聖芙蕾雅雖然說是以培訓女武神為主,但在學園中也有許多相關其他分支的學部,可以說極其多元化。

 

而我貌似是進入了『特殊後援科』的學部,說是貌似,因為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那個學部是關於什麼的。

 

中午學園長介紹完後就很迅速地離開,卡斯蘭娜和扎伊切克依然是卡斯蘭娜單方面地吵架中,雷電的勸說依然沒效,只餘下我和無量塔…姬子,一個在默默喝茶,一個則笑著在看她們的吵鬧。

 

在我把第三杯茶喝完,雷電也運用她的能力,壓止了她們兩人好像永無休止的吵架,姬子這時候才開口。

 

「好啦,你們三個,是時候回去上課了。快到下午的課程開始時間了吧?」

 

「哇!都到這個時間了!」

 

卡斯蘭娜發現時間逼近,一手就把在後方的手把包各自塞在其餘兩人手中,一手一個地開門關門拉走她們,關門前還不忘說一句:「姬子我們先走了!!」

 

整間房之中只餘下我和姬子,尷尬得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候,姬子把茶喝光,順手把其他的茶杯收走,「喝完了嗎?」指指我面前的杯。

 

「呀、嗯,我自己洗就好。」急忙把杯拿在手心中,對方在喉嚨中傳出幾聲輕笑,拿起茶杯撥開書櫃簾,示意我跟上。

 

被簾隔開的地方是五臟俱全的小廚房,不能開火但有小型焗爐,原來之前在桌上餅乾都是這裡弄的嗎…

 

「琪亞娜喜歡吃芽衣弄的菜,但在學園中除了家政室外都不能開火煮吃,所以就把一部分劃出來,變成你現在看到的狀態了。」

 

把茶杯放在相連的其中一個洗碗盆中,少許的流水聲在眼前的發出,仔細地把茶杯洗淨。

 

「被芽衣逼著學,本來只懂摔碗的我也變成總算能懂怎洗,時間過得真快…這麼快就一年多了,她們都經歷了許多才會成為現在的她們。」

 

停下在清潔的手,目光由盆中的碗轉到我身上。

 

「而你,又到底能夠在和她們相處的過程得到什麼,或者是想起什麼,我也很好奇。」

 

「……」放在身旁的雙手不自覺地緊握。

 

姬子也不再說話,靜靜把茶杯洗好擦好。

 

「現在就帶你去我家,看看接下來你住的地方,走吧。」





 

在路上,姬子向我簡單地說明一下我之後的安排,「你的書本、衣物等等必須品都已經送到你的房間,有什麼缺的借這段時間看一下,晚上我回來時給一張清單我,過幾天就會有的。至於你就讀的學部是『特殊後援科』…」

 

談到這個的時候,姬子遲疑了會,但依然很流暢地說下去。

 

「這個學部很奇怪,我不能說奇怪的地方在哪,但一定不是你所想像的那種地方。」

 

看到臉色瞬間白了起來的我,在後面補充了一句。

 

「總之、加油吧。」

 

來到姬子的屋中,身在其中才發現為什麼會可以同時讓我入住其中,那屋有多間的房間,我也拿到其中一間房間的鎖匙,打開門映入眼中是長方形房間,直視就是窗戶,窗戶下是床舖,床舖旁是書桌。

 

不大,但是有足夠的空間感。

 

書桌已經放了剛才姬子所說的東西,『看看制服合不合身,畢竟沒有量度過,或許和目測會差很多。』這樣說著,我拿起了制服。

 

 

「……」

 

我忍住煩躁的心,打算把制服脫下時,房門卻冷不防地打開了。

 

「太慢了!我來看看你了…」

 

姬子一看到我身上的制服,晃了兩秒,接下來就是一副想笑又不能的扭曲面容。

 

誰叫我對這制服的穿法不認識,前面的變後面,後面的變前面,弄了好一會都沒穿上身,姬子這時候又進來,尷尬死了…

 

「咳!!要不,我來幫你?」

 

好不容易臉頰回到正常樣子,姬子提出這個建議。

 

對著這明明是現代化的衣服卻如此複雜的穿物,我只好點點頭。

 

渡過了冬天,春風由半開的窗戶吹進來,把在半裸中的身驅吹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不自覺地震了一震。

 

「嗯?抱歉,我去關一下窗,忘了你現在身上沒穿衣服。」

 

姬子在整理剛脫下來的校服,看到我抱著手臂在後方發抖,想先關上窗戶。

 

「不用…我以為那校服會很快弄好,所以才打算暫時不穿衣服等著,現在我都是先穿上吧…」

 

迅速把脫下了的衣物套回身上,減少被風吹過的面積,身體瞬間暖和起來。

 

「抱歉,再稍等一下,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複雜的衣服。」

 

「呃…要不還是我自己弄吧,總不好意思麻煩姬子你。」

 

正打算上去接過手,「呀,弄好了。」這樣的一句把我的動作打斷了。

 

「好了,衣茶抱歉,你可能又再脫一下衣服了。」

 

「我關一下窗子…」

 

為什麼姬子會這麼快就弄好,明明不是教師應該不知道怎穿的,不,那複雜度就算是教師也可能不知道吧。

 

一邊想著這些事,背對著姬子一邊把衣服脫下,沒看到姬子變得深邃的眼神。

 

「姬子?」

 

好一會都沒聽到聲響,喊了一聲,她才回過神來。

 

「呀、先抬起手,衣袖要舉起手才穿得下。」

 

「哦、哦…」

 

經歷如打仗般的過程,我總算把校服套在身上。

 

「哦哦~不錯嘛,很合身的樣子。」

 

在鏡子前對著換了身衣服的我,配上短髮,活脫脫一個不知道在哪跑出來的…偽裝成美男子的女子。

 

一直見我不說話,姬子開口問。

 

「怎麼了?不合身?」

 

「…麻煩換一套『正常』的校服給我。」

 

加重了『正常』這兩個字,看到身上的衣服再想到卡斯蘭娜她們身上的,就算是特殊學科也不應該會有特別的制服出現,思考至此,才察覺到這個是一個玩笑。

 

聽到我說出這一句後,鏡面反射出的姬子輕輕地笑起來,把不知道藏在哪的信封交給我,「稍等我一會哦。」就離開了房間。

 

『衣茶:

首先在這裡向你致歉,突然這樣對你,

但這是測試之一,所以我亦愛莫能助。

明天把這信交給你踏入學部所看到的第一個人吧。

下一個測試就是那裡。

德莉莎』

 

這都什麼…

 

莫名奇妙就被測試,雖然知道自己沒有記憶,被人所懷疑也是理所當然,但果然…都是很不高興。

 

「久等了,你的正式制服在這。」

 

我把信放在桌上,回頭看到姬子把真正的制服拿來站在門口。

 

「抱歉。」

 

我搖搖頭示意我不介意,接過她手上的制服,真正的制服和我所見的模式一樣,但不同的是,原本在左肩的繩帶變成雙肩,手套也由皮革手袖變成白色半掌手套。

 

雙肩繩帶?半掌手套?

 

不著痕跡地把目光移到不遠處坐下的姬子,再回想一下卡斯蘭娜她們身上的,思緒不知道飄到哪去。

 

「衣茶?怎麼啦?看上去不合身嗎?」

 

見我遲遲不動作,姬子以為衣服不合身正想打算走過來時,被我阻止了。

 

「沒事,看上去應該合身,麻煩你了,姬子。」

 

「嗯…那就好。」

 

沒有多說,她一邊走向房門一邊說。

 

「那我就先走了,花了不少時間,我的副官找我找到應該快瘋了。有什麼缺就寫一張清單晚上給我吧,好好休息,衣茶。」

 

關上門,整個空間只餘下我一個人。

 

脫力地躺在床上,回想起來到學園短短兩天,在還沒弄清自身的情況下就被進入學園後所遇到事弄得一腦子混亂,看樣子短時間都難以空出時間了解自身。

 

我是誰?

 

我為什麼會倒在廢墟中?

 

為什麼學園長會找到倒在廢墟中的我?

 

無量塔姬子、琪亞娜‧卡斯蘭娜、雷電芽衣、布洛妮婭‧扎伊切克,除去女武神這個身份,她們又是什麼人?

 

嘆了一口大大的氣,連張眼的力氣都沒有地閉上眼,把自己沉入昏睡的意識中。










 

再次醒來時,窗外燈火通明。

 

「睡了大半天,我有這麼累嗎…」

 

伸了一個懶腰,掉落在腰間的被子這時才被我發現。

 

「我好像沒蓋被子睡吧…算了。」

 

搖搖頭,把這件事丟在一旁,目光移到書桌上,又多了幾件物品。

 

赤腳地走到書桌,靠著窗外的月光翻了翻:幾本書,文具,換洗衣服也多了幾件。

 

再一次伸過懶腰後,也沒有開燈地把桌上快塞成小山的東西一點一點地放在不同的位置上。

 

收拾過了一半,時間也來到後半夜,肚子不自覺地發起巨響,最終在掙扎中也是打開了房門,向著大廳走去。

 

「呀…」

 

想不到這個時間客廳還有人,不由得地輕呼一聲。

 

「嗯?醒了嗎?」

 

在處理工作的姬子回過頭,半帶笑意地問。

 

「嗯…抱歉,想不到一睡下就睡了這麼久,收拾到一半肚子餓了,連盤點也完成不了…」

 

微微地低下頭,向對我多加關照的姬子致歉。

 

「這些又不急,沒什麼需要道歉的。再加上…」

 

目光轉到不遠處的開放式廚房中,與其主人相似的髮絲正緩慢地跟隨主人動作飄起落下。

 

「雷電…?」

 

「嗯?」

 

好像聽到我的低語一般,雷電回過頭來,看見我之後很溫和地打了招呼。

 

「晚上好,衣茶。」

 

「…晚上好。」

 

雖然不介意叫我的名字,但總感覺好尷尬…

 

思已至此,已經回身踏步回房間打算等到她們都入睡時才再出來的步伐被接下來雷電的話中差點絆倒。

 

「呀,衣茶你還沒吃晚飯,不介意的話稍等一會,我現在幫你煮一個麵吧。」

 

「不用了…!」

 

快步走近阻止雷電打算開水煮麵的動作,「抱歉!」

 

一觸即收,背後客廳坐著的姬子笑聲傳來。

 

「哈哈哈!你們真的、一個客氣過頭、一個溫柔過頭,哈哈哈!」

 

「姬子姐…你面前的工作還不快點做完,不怕學園長催促嗎?」

 

「唔!…芽衣真開不了玩笑…算了算了,不阻你們了,我回房間去好了。」

 

嘆著明顯是裝出來的嘆息,姬子離開了客廳,留下面有難色的我,和面帶笑容的雷電。

 

「衣茶你就在外面坐會吧,很好就好了的。」

 

打算繞過我的雷電,被我再次的阻擋而停下腳步。

 

「多謝,但真的讓我自己弄就好。」我不至於連這些生活常識都忘記了吧,在心底中補上一句。

 

看到堅決的我,雷電也沒有再堅持下去,回到客廳中收拾起看似是卡斯蘭娜她們遺留下來的卡牌。

 

輕輕吐了一口氣,慶幸對方並沒有堅持要讓自己煮麵的想法。

 

逃離了尷尬的氣氛後,肚子又不合時宜地再次響起,清脆的笑聲在背後的空間傳來,臉頰血氣上衝,羞得不敢轉過頭,只好埋頭在眼前的火焰中。

 

水蒸氣在眼前的鍋子不斷上升,把視線變得模糊,對著滾起來的開水放入雷電好心地幫我這個其實不知道在哪拿的方便麵,然後就對著開水發呆,直到在客廳的雷電過來把火關上才發現放了麵後幾分鐘我一直站著沒有動。

 

「…抱歉。」

 

「你怎麼了?真的這麼累嗎?要不吃完後就回房休息去?」

 

「我沒事的,多謝關心。」

 

把已經泡軟的麵條倒在碗中,連拿去飯桌的動作也沒有,就這樣在廚房直接吃起來。

 

雖然看上去就有點不雅,但真的太餓了,一會兒就連湯帶麵地吃乾淨了。

 

旁邊的她看到這樣的吃法,沒有一點驚訝,反而倒了杯水給我。

 

「衣茶和琪亞娜一樣,有時候會直接在廚房中直接開吃起呢。」

 

「太餓了…」尷尬地撓撓頭。

 

「琪亞娜也是這樣說,你們真的可以當朋友呢。」

 

「嗯…但早上那件事,應該不太可能吧…」

 

將碗和水杯放到洗碗盤中,清水漸漸流過雙手,落到碗中,把污垢洗去。

 

「不用太在意,琪亞娜她們本性不壞,只要你真心對待她,她也會真誠地對你的。所以早上的事真的不用在意,至少我沒有。」

 

雷電大概是不想阻礙到我清潔,於是繞到外面的吧台,續說。

 

「雖然琪亞娜看著不喜歡你的樣子,但是只不過是口硬心軟,有時候不用太過在意的,她對有新夥伴的到來不知道有多麼高興,知道的那一天還拉著我和布洛妮婭說了一晚上…」

 

慢條斯理地擦好碗,放回去原來的位置,才轉過身對上口若懸河的雷電。

 

「所以…?」

 

看見我洗好後一直看著她,好像感到自己說了很多話,對方也有些困擾的樣子而停了下來。

 

「哈哈…雷電你,真的很為卡斯蘭娜著想呢。」

 

不斷對自己說有關卡斯蘭娜的事情,想必是不想因為早上發生小插曲而令我對她定下不好印象,即使我早就已經把這件事拋諸腦後,對於雷電對卡斯蘭娜關切,不禁從心底湧上笑意。

 

「我早就將此事拋諸腦後,所以雷電也不用擔心我和卡斯蘭娜相處間會不好,更不用再這麼緊張了。再說,早上的事是我的錯,她們關心你是自然的,才不會就這樣放在心上。」

 

說完進入學園後對我來說一大段的話後,對面卻沒有一點回應,拉到牆上的目光不禁轉回來,卻見到雷電臉頰不自然地燒起來般紅潤。

 

「雷電?雷電?難不成發燒了?」打算稍微失禮地伸手探一下額頭溫度,她卻嗖-的一下避開了?

 

「我、沒事。天晚了,我就先回房休息,你也早點休息吧,晚安。」

 

一口氣地說完,連晚安也來不及回,迅速地回到房間去了。

 

「嗯…晚安。」

 

對著原來的位置道一聲晚安,我也打算回房間時,卻發現電燈的燈制不知道在哪,只好再次打擾姬子然後被她捉著談剛才我和雷電在說什麼的後事,就略過不提吧。

 

 










 

心累。

 

站在拱門前,對著遠方的三層樓房,和眼前的修女服大眼瞪小眼。

 

「那這封信也要交給你嗎?…」戰戰兢兢地問。

 

淺藍色的眸對著我一副想說又說不出的表情,最終也嘆了口氣,伸出手,我趕緊把昨天的信放在她手心。

 

「跟上來吧,怎麼這時間都會撞到你的…」後面那句被壓低,聽不清想問又看到學園長好像生悶氣的樣子,最終也默默地跟在身後。

 

我跟隨學園長去到房子內,內裡靜悄悄的,完全不是主校舍那樣吵嚷。

 

和主校舍不同,這是以木為主的建築,大部分甚至是橫樑都是由木做成,再配合採光天窗,室內溫度平衡,在室外的熱氣像被吹散一般,把我的心情變得平穩。

 

上樓的中途,學園長和我有一搭沒一搭地談話,忽然她問了這一個問題。

 

「衣茶,你想找回自己的記憶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令我思考不及,不能回應。

 

「雖然有些突然,但是都想你回答我,你想找回自己的記憶嗎?」

 

不語。

 

我怎會不想找回?

 

我又怎會想自己的記憶中全被空白所填滿?

 

如白紙一般,了無生氣;

 

對一切無知,卻如此熟悉。

 

「我又怎會不想找回自己的記憶,學園長,這樣問是代表你有方法可以令我找回嗎?」

 

第一次,控制不到情緒用上諷刺性的語氣反問。

 

「……」

 

學園長沒有回答,之間的氣氛也變得沉默。

 

「到了。」

 

沉默間我們來到最高層,和下方一二層不同,這層並不是回型走廊設計,而是整個空間,中央有一間小房,如同密室一般,只有一個出入口。

 

「衣茶。」

 

對上眸,拉緊嘴唇的我和認真傳達話語的她,形成一個對比。

 

「我很抱歉,問了這樣的問題令你如此不快,在此向你致歉。」

 

微微低下頭,表示自己的歉意。

 

「……不,學園長這麼問一定有理由存在的。」

 

稍微冷靜下來的腦袋已經令我能平穩地回答。

 

「抱歉,謝謝。」

 

沒有多說,學園長再次的面向房間。

 

「下一次測試就在房中,至於是關於什麼,恕我不能多加解釋,我只有一個忠告。」

 

目光回到我身上,認真的語氣令我難以忽視。

 

『鏡有兩面。』

 

留下此句後,她退到後方。

 

鏡有兩面嗎?…

 

扶上手把之時微微停頓,最終搭上,手向下一壓,推開門──

 

 

「報告!擬似律者的崩壞能不斷上升,再這樣下去有可能會成為律者的!」

 

一張開眼,眼前巨大的屏幕發出的閃光逼得我把剛張開的眼睛再度合上,耳邊卻不斷聽到傳來的報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