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於我離開了那年冬天(八重櫻x卡蓮)

我一定是不懂寫情書的人。

梗借於此


0.

她死於我離開了那年冬天。

 

1.

當我收到這個信息的時候,八重櫻已經被燒成粉末,灑入海洋之中。

這個是一直陪伴著她走過最後一程的德麗莎說給我聽的。

她雙眼通紅,滿面憤怒,卻不得不完成已逝之人的遺願。

甫一見面,毫不留情的一巴打在我臉上,連同行的姬子也攔不住,只好死命抱著依然拼命想打我的小人兒,目光中的一絲似有憤怒、似有無奈、似有不忍。

死命掙扎得失去體力的人兒,喘著大氣,把一封信丟在地上,『你這個無情人,櫻為了你擋下一切,你卻讓她連可以休息的擁抱也失去,直到最後一刻,櫻她也!……』

說到憤怒之處的德麗莎再次被姬子抱緊免得做出不久前的沖動事,『你、罷了,你自己決定吧。』

像溺水之人的掙扎,話語間染上難以察覺的疲勞,姬子最終只是留下一句,拉著德麗莎離開了。

地上刺眼的白信封,刺得讓人想把它藏起來,再都看不到的地方。

平穩的手一拿到信封,隨即它隨風落回原處。

震抖的手抱緊膝蓋,縮成一團,一聲又一聲的泣,在廣闊的家中迴響。

 

2.

致 卡蓮:

好不容易求得德麗莎把信紙帶來,卻不知道開頭要怎說。

總之,先打個招呼吧。

好久不見,卡蓮。我是八重櫻,是你的愛人。

或者說,曾經是。

一切應該要怎開始說呢?

不如、就由你離開之後說起吧。

你離開後,我數次暈倒在住所中,多虧擔心著我的德麗莎她們發現,把我送到醫院中。

不知道這個是不是小說中固定會遇到的事呢?負責檢查的醫生檢查出我身中有個隱藏了很久的計時炸彈,直到這次入院檢查,已經是未期了。

我的工作都被她們搶走了,都只叫我好好休息,別想工作的事,但不是我想工作,而是當一空閒下來了,所有和你相處間的點點滴滴,甜蜜的、苦痛的、所有的所有,如潮水般湧來,令我難以呼吸。

我從來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畢竟由凜死去的那一日起,我就孤身一人了。我把時間都放在工作上,遇上了德麗莎,遇上了姬子,遇上芽衣,遇上琪亞娜,遇到符華,遇到布洛妮婭,更遇到了你--卡蓮‧卡斯蘭娜。

一見鐘情或許就是這個樣子,初次遇見就念念不忘,再次相見就歡喜不已,一舉一動在眼中都閃閃發亮,任何稱讚的話都想堆在你的身上,任何讚美的話都說不出你在我眼中的形象。

這樣的你,答應了我結巴的告白,還把你自己交了給我。說真的,我沒想過會被答應的,因為這麼的高貴,這麼被人擁戴的你,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注意到我吧,但你就一言不發,只用行動一次又一次地告訴我,你對我的愛意有幾多,多得我雙手都接不住的份量。

卡蓮,你給我這麼多一生難忘的事,我卻什麼都回報不到給你。在你離開後,我才發現你給我的一切得來不易,你卻可以支撐到這麼久,真的很厲害,我也想讓你回來時發現有一個可以成為互相支撐的人……

多謝你,卡蓮。

 

如果這封信真的可以來到你的手上的時候,我想請求卡蓮你一件事。

忘記我。

 

我愛你

八重櫻

 

3.

數人圍在圓桌之前,討論著公司之後應該要怎繼續下去的時侯,門外傳來吵雜不已的聲音。

離門最近的芽衣打開門時,已經逼近在大門前的人群齊齊停下腳步,站在前頭晃眼的白髮令到她想起和她一樣髮色的戀人。

但是眼中的堅定,琪亞娜就不如她呢。

低下頭的想法沒有外顯,正想開口之時,背後傳來熟悉的語氣。

「讓她進來。」

退開一步,揮揮手叫保安都回去原來位置後,關上門,只見卡蓮和坐在椅上的德麗莎對視。

臉上平靜如常,但緊握起的拳頭示意著主人正拼命忍耐,落在拳頭上的手心才令主人稍稍降下怒氣,語氣生硬地問。

「你有什麼事?」

「我想見櫻,她在哪?」

砰的一聲,嚇得餘下幾人肩膀一縮,拳頭打在桌面上的力度大得皮膚都紅了,德麗莎卻渾然不覺,繼續質問。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場面陷入僵局,卡蓮沒有回答,德麗莎無情的目光注視著拋下櫻的人,等待著回應。

好幾分鐘後,卡蓮右腳一退,做出令人驚愕不已的舉動。

她雙膝跪在德麗莎面前。

「我想見櫻,求你告訴我她在哪。」

望著跪在地上的卡蓮,德麗莎的目光柔軟起來,然後不等開口就暈了過去。

「芽衣!你告訴卡蓮地址,我去叫醫生!」

姬子慌忙把德麗莎抱入懷中,吩咐幾句就沖出會議室去。

「起來吧,卡蓮,我這就寫地址給你…」

扶著手肘扶起跪在地上的人坐到椅子,打算找一張白紙把地址寫下時,聽到背後的人問題。

「芽衣,櫻她……」

眨了眨眼,把淚水都逼回去眼眶之內,平靜地回答。

「櫻很安穩地走的,你放心。」

「是呀…」

 

那就好…

消散在空氣中的輕語,像捉不住的風。

 

4.

一道人影立在山崖之上,絲毫不怕會掉下去的危險。

不遠處的一間小屋煙囪中飄出白煙,證明這間小屋就是人影的居住地。

她不知道怎會來到這個地方,只是一睜開眼,木頭所造成屋頂就映入眼中,小屋中什麼都不缺,水和食物都會在張開眼時自動補充,但她唯一的就是離不開這地。

無論如何嘗試,都會回到床上躺著,久而久之,她也失去了離開的想法,畢竟這地方什麼都不缺,景色也不錯,就好像自身已經習慣了孤獨一樣。

閉上眼感受著絲絲海風吹在身上的感覺,沒有發現身後已經出現不速之客。

那人一步又一步地,走到她的身後,對著飄散在空中的櫻色髮絲,輕輕撿起一絲,落下一吻。

感覺髮絲像被什麼拉扯一樣打算回過身來的她,被柔軟的臂膀有力地拉入懷中,肩膀被那人埋首著。

 

「……卡、蓮?」

「是我,櫻。」

 

我來陪你了。

 

兩套新裝

一套壽衣,是八重櫻記念卡蓮死去500年

一套婚紗,是八重櫻嫁給卡蓮用(冥婚用的)

這樣想會比較好嗎?

 


评论
热度(4)